黑道討債的日子

我跟黑道們“談判”了將近三年,一直到高中三年級的秋天。黑道們不再追我們了,一方面是我負責翻譯工作的企業的老闆很同情我,幫我想辦法,聯繫在大陸很有威信的地方勢力,給那幫人施加壓力;另一方面,一直相信新公司能夠時來運轉,一定能還清債務的父親終於對現實妥協了——正式宣佈破産,那樣可以不還債,只是接下來的事業和生活都要受到各種限制。

  逃債的日子,終於結束了。我感到有些不對勁兒,甚至有些不適應看不見黑道的日子。當然,可以抱着平常心過好每一天了,這讓我們全家人從前懸着的心終於放了下來。我只是難以忘記父母每次看到我臉上傷疤時的表情,那種心疼,那種愧疚。每當這種時候,我總是用眼神告訴他們:“我沒事,真的沒事,你們好好打工,這一難關,一定能過去。”在那段時間,我的努力,我的堅持,我的執著,實話實說,都是為了復仇。我當時非常恨這個社會,覺得太不公平,太不人道,也多次思考過為什麼只有我們遇到這麼大的困難,過得這麼苦。一邊挨打,一邊痛恨,一邊倒下,一邊沉思……向這個不公平的社會復仇,在那幾年時間裡一直是讓我挺下來的最大動力。現在,雖然一切都慢慢好起來,但要完全清理掉心底的陰影,並不是件輕而易舉的事。

  有時,我跟母親還會回望那些逃債的日子。記得姥姥經常勸告母親跟父親離婚,可以理解,自己的女兒過着那麼辛苦的日子,任何母親都會心中不忍的。但我的母親堅持下來了,因為有三個孩子,她覺得離婚對孩子不好。我很佩服母親的堅韌,也非常感激母親為了我們所付出的犧牲。我曾半開玩笑地跟她說,“其實,我還是很珍惜那段日子的,那麼小就有了那麼苦的經歷,以後無論再遇到什麼都不會感到苦的,你說這是不是偉大的精神財富?而且,跟那些黑道的談判過程真讓我堅強了很多,應該積極看待那段日子。”母親照例回應說:“對不起,實在對不起

相關文章